一只喵

摘纪录:

有人尖刻的嘲讽你,你马上尖酸的回敬他。有人毫无理由的看不起你,你马上轻蔑的鄙视他。有人在你面前大肆炫耀,你马上加倍证明你更厉害。有人对你冷漠,你马上对他冷淡疏远。看,你讨厌的那些人,轻易就把你变成你自己最讨厌的那种样子,这才是“敌人”对你最大的伤害。
——扎西拉姆·多多《喃喃》


感谢推荐

来自小透明的日光repo 2.0

是的没错又是我!一个被追逐战逼死的小透明!(锵锵⭐

花了一个下午终于把NE2和TE都打出来了呜哇哇哇哇哇!!!

(打过一次NE1再打后面的剧情就方便很多【虽然把自己卡死在推箱子那里又导致了读档重来(×)】)

昨晚打出的NE1还是有小久单箭头的感觉,结果打出NE2之后发现咔酱开花了啊!(bushi

打出TE之后啊...真的是哭出来了...

小海云的台词里有两句Katsuki,立绘上的他在笑啊qaq

在樱花树下找到小久之后配合BGM真的是忍不住露出了姨母般的笑容,CG出来更是忍不住的嘴角上扬(maya我嗑的这什么神仙cp呜呜呜),后来的各种CG也是,这什么!难道是婚礼上新郎新娘的回忆CUT吗!

就在我还沉浸在胜出结婚的时候突然又回到了游戏模式。

啊牙白...前方糖刀...

就是这一段剧情啊!最后结束的时候忍不住的掉眼泪!当时在旅客A那里看到留下的笔迹时就在猜测是不是Katsuki,真的确认之后就更...呜...(吸鼻子

明明是两情相悦!明明是两情相悦啊!呜...

这什么神仙剧情啦!快让我给各位太太亲亲抱抱举高高呜!

 @KTDK GAMEpro 


来自小透明的日光repo

说是说来自小透明...其实一开始并不是想用这个小标题啊,更适合我的应该是。

被!追!逐!战!逼!死!的!小!透!明!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一开始是靠着四处撞墙的坚韧和莫名其妙的运气以及拼了老命也想吃糖的决心冲出了一个NE1(微笑)

像是进了厨房就喝假酒GAME OVER啊

被一楼碎掉的酒瓶吓一跳啊

被画像之后出现的尖叫吓得蹦起来啊

等等等等GAME over法暂且不表,如果有花式GAME OVER竞赛的话我大概是被请去表演赛的那种。(烟

弱小 无助 嘤嘤嘤(吸鼻子

好不容易进展到我以为快要结局的地方又被突然跳出来的小海云吓一跳(升天。 然后突然的剧情和细碎的线索又让我把心咽下去了。说实话...指向真的很明确,无论是搜索到的线索还是海云的话都能大概了解旧设幼驯染的一部分剧情,联想到书房里一个书架一个书架搜过去所获取的信息,可以拼凑个大概。(但是现在还没打出TE我也不敢说的太绝对...)

走完那一段恍恍惚惚的剧情走上天台去找小久的时候心里真的闷闷的...啊啊还好找到他了啊qaq...(可以一起坐在游乐场的小树墩上,还可以送花花给喜欢的人了呢(一个什么都要搜结果意外搜到彩蛋的人如是说))

打出NE1之后搜到了攻略想知道TE到底怎么打出来..结果啊...居然是在这么早就岔开了吗!

不过当时正好在那里有存档(迷之运气),所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想着打个TE出来。

直到一小时过去了。

直到我第不知道多少没有五百也有二百五次死在小海云的黑衣下。

心!态!崩!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2

总之明天我会加油再试试的(疲惫的目光


然后的然后就是真心大告白了!

说实话能看到自己喜欢的cp出制作这么精良的同人游戏真的是感动万分!!!人物立绘剧情背景音乐CG...总之那么多老师真的夸也夸不过来!你们真的太好太好了(爆哭  

真心感谢你们能带来这么这么棒的作品!(鞠躬

 @KTDK GAMEpro 

关于故事,以及如何写一个故事。

m

Lantheo:

昨晚的失眠产物醒时再看完宛如厌世(我cp:你仿佛是黄老邪),但除了那些孤独来孤独去的东西,我确实有点关于“如何建构一个故事”的经验想谈。


建构故事或许是我写作过程中最为痛苦的事。我很少为我的文笔感到担忧,甚至一度想要走l'art pour l'art的路线,没有人看得懂也无所谓,文字为文字而美。


但后来我意识到我还是喜欢故事,我喜欢有人能看懂并分享我的故事,这显然不是砸五六段辞藻堆砌能做到的。


我做这种分享,大概就像学习的时候,作为一个某科目的差生,你永远没办法从该科第一的身上获得学习经验。你要找的是一个和你同样薄弱的人,然后努力地一起往前走。


以下,关于故事,以及我如何试着去写一个故事。




很多时候,文的灵感绝非来自一个既成的故事,而是一闪而过的念头。



克拉克·肯特在龙卷风中救了父亲并暴露了自身的超能力怎么办?这是《星辰暗面》。


我想让蔺晨给萧景琰洗头发。这是《昔别春风起》


艾瑞克·兰谢尔要与一个蓝眼睛的王子结婚。这是《蓝眼睛条约》。



好了,就此打住。现在念头有了,如何写一个故事呢?


选项A,你可以片段灭文。选项B,你需要一个大纲。


是的,大纲。作为一个一直拒绝列大纲的人,我在不知道多么漫长的执拗坚持之后终于屈膝了,我需要大纲,大纲能够拯救一个不会写故事的人。


那么现在你开始做大纲了。你给自己做了一个无形的、可调整的框架,现在要发挥它的作用:往上放东西。


这时候你需要一个故事。


我觉得既往的失败往往就是出现在这里的。你需要一个故事,但你只有一个念头,你该如何用一个故事把这个念头承载进去,并最终将故事引向这个念头呢?


你要开始“寻找”,寻找一切。


有些寻找是简单的,比如一个承载他们的世界,故事的背景板与人物的舞台,这个往往是与念头一起出现的:原作向,各种paro或者AU,某条突然加入的设定等等。


有些当然是极度艰难的。你有了舞台,你把人物(在同人里,我们都对人物知之甚多)放上去,你有一个闪闪发亮的念头,或者现在叫做核心情节放在那里。他们都是木偶,是呜呜呜的小火车,只要有了牵线和轨道,就自然会动作,自然会抵达。


最最困难的终于来了。在那个最激动人心的情节之前,如何找到一个相应的故事线呢?


选项A,你可以做一个内容非常丰富的片段灭文。选项B,去折磨你的大纲。


第一步是从无到有。不要对你初步的故事过于挑剔,也不要对一个初生的故事抱有太高期望,更不要让这些近乎虚荣的东西影响你创造一个故事。作为一个在“建造故事”上显出弱势的人,你有了一个故事,你的大纲架子上钉好了重要的几个固定钉,让它的主要结构不会随着东西越来越多而崩塌,这就是第一步的胜利了。



我想看他们的关系崩裂三次,最终还是找到了彼此→第一次因为x,第二次因为o,第三次因为xo。


这是《告别从未成功》。



一个老套的故事,是不是?但总归比没有强。


现在那条通向核心情节的路已经挖开路基,再努力一点,把它铺转垫石,浇上水泥沥青,说不定还能种点花花草草。


细化你的情节与人物。


这世界上有种说法叫英雄之旅,即所有的故事归根结底都是一个故事,像古典神话中的英雄那样,出发、遇险再回归。但除非你想写一个浩浩汤汤的人物史诗,你的情节所涉及的都只是这种“天下故事一大抄”中极为微小的一个切面。甚至你可以反对这种万千归一的理论,你的故事独一无二。


但如果你想写一个传统意义上,并不靠超现实和不知所云取胜的故事,这个微小的切面必须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读者会因顺畅的情节设置走进你的故事,而非因不必要的突兀和逻辑欠佳,像鞋里进了沙子那样急急忙忙地跳出。


你的情节要尽量做到丰满与丰富。“丰满”意味着有起承转合、抑扬顿挫,给读者足够的激昂,也有足够的休息时间;“丰富”意味着有足够多的细节支撑这些起承转合,就像有契合的零件,总要有源源不尽的润滑油。(天呐这不是个敏感词吧)



前情1:戴安娜到达哥谭→她要找蝙蝠侠→蝙蝠侠是和ARGUS交手却能全身而退的人→她作为一个亚马逊人,需要了解防控超人类的ARGUS


前情2:戴安娜把拥有的ARGUS和卢瑟合作的资料给了露易丝·莱恩→换取莱恩手里一个神秘失踪的韦恩养子的信息→戴安娜怀疑韦恩与蝙蝠侠有关系


主要章节内容:超人到哥谭捉小丑,但他遇到了戴安娜→戴安娜去查看韦恩宅邸→小丑炸了韦恩宅邸来引出蝙蝠侠→超人见到了戴安娜,他监视她→他跟着她找到了失踪两年的蝙蝠侠


超人准备再次动手→戴安娜要救蝙蝠侠




于是我们有了最终想要的情节:失踪两年的蝙蝠侠去了哪里,以及超人和神奇女侠打了起来。这是《星辰暗面》。



足够完备的情节胜过足够华美的辞藻。一个轻松跳动、反转、出人意料的情节,或是一段令人目不暇接的故事起伏,会比扔上一篇炫技的文段要强。当你想写一个传统故事,情节永远是根基,文字是华彩。


并且,远比影视剧作宽容的是,写作一个故事会极大包容你的反情节倾向和小情节爱好,也就是说,只要它们没从故事里飞出去,飞出去一点也不要紧,只要你能说服读者,说服自己,它就是可以被接受的。



alpha在台阶上救了一个昏迷的omega,第二天omega说他要去警察局。alpha觉得你要报案的话我绝对配合做笔录。omega说没事我去上班啦,我就是个警察。


这是《同居有风险》。



然后是人物。人物与情节相辅相成,互相作用。


对人物的把握总是极为危险的。如果你要原创一个角色,你要想尽办法在一具泯然众人的骨骼上填补血肉,用尽全力去填补背景,才能让ta脱颖而出,吸引受众。但在同人写作,你已经对人物有一个大致的概念,甚至所有人都对人物有一个大致的概念,这种看似的便利往往成为一种极具欺骗性的威胁。


也就是说,哪怕你对某个人物了解再多,你也不可能用一句话、一个词去概括ta的形象。一千个人对ta有一千种看法,而你要试图在作品中表达你所深信的那个版本。


你要去写ta。


浅层的人物塑造很轻易,尤其对同人而言。拿星盾的金发帅哥是美队,有套索的希腊女神是WW,大超红蓝浩克绿,铁人老蝙都有钱。他们的模样、衣饰、言行、习惯、爱好、口味甚至都已经既定,我们知道谁英勇无畏,知道谁形容猥琐,知道谁冷峻不合群,知道谁苦大仇深。


但不代表这样就能说明“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你必须把他们投入情节,然后让情节产生压力。只有在一重一重压力的打击下,在一次又一次残酷的考验之中,他们的选择才真正昭示了真实的他们。


你不仅要让蝙蝠侠看到哥谭二十年犯罪如野草,看到神明降临中大都会的惨状,还要让他在举起氪石矛的时候听到“救救玛莎”。


你不仅要让超人在毁灭日面前决定与露易丝告别并为人类献命,还要让他经受世界无穷无尽的质疑和媒体毫不留情的鞭挞。


只有这种时候他们才真正显示出角色的本性。他们在绝望中崩溃,在重压下屈膝,在两难抉择中生不如死,在失去一切后历火弥新,然后我们看到真正的善良与美,真正的牺牲与无畏,或者是否真正爱着一个人。


这才是角色最为迷人的地方。



“朽坏的已经朽坏,凋敝的自当凋敝。”三日月说,“新的事物随之创立。”


鹤丸说:“我永远守护我宣誓守护的东西。”


这是《无远弗届》。



那么如何去把握角色的这种选择呢?


通常而言我们说“共情”,而且是一种随时为角色剧烈精分的共情。乔治·哐哐·马丁说你已经没机会天生家里有王位要继承,也没机会天生当个侏儒,所以你只能拼命代入,穿上他们的衣服和面容,代入他们的故事。


但我想说的是,不要只去代入那些非常重要的选择。


不要试图在选择的那一瞬才成为举起氪石矛的老蝙蝠,去代入他在快剪中消失的准备时间,去代入他的哥谭二十年。也不要在选择的一瞬才成为飞向毁灭日的超人,去代入他在星空下和电视前辗转反侧的夜晚,代入他在17岁后漫长找寻自我的隐姓埋名旅程。


不要等到了那个情节才去拼命思索角色会怎么做,干瘪地做出一些无趣的操作。代入之前的他们,梳理那万千个终于汇聚于此的细节,然后让人物自己做出选择。


注意,选择始终是人物的。铺路的是你,施压的也是你,放手让他们落入绝境的也是你,但最终做出选择的始终是人物,或者是你与人物同质的部分。


我觉得OOC可以是个伪概念,但批评总归是真实的。当你的角色做出了选择,批评随之到来,当然你可以坚持,但也代表这其中肯定是有一些问题,尤其是在大量批评出现的时候。


总而言之,在把大纲的架构填满的时候,我最理想的状态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念头,提起一个情节,投入许多人物,然后看他们自行输入输出,选择造成选择,前因指导后果;压力随着每个选择增加,最终将他们逼进最可怕的抉择,直到那一刻他们剖白自我,展现出你所深信不疑的、他们独有且光辉的灵魂。


越是饱满的情节越有利于你去挖掘人物,对人物越是深刻的理解越有利于你去创设情节。


以及,千万不要让我们最初提到的背景板限制你铺设情节和人物。你想写古风幻想,想写欧洲中世纪,想写现代的纽约或者巴黎,想写日本的平安或者大正,对于你的人物来说,它们没有什么不同。天地有凋换,容颜无迁改,施压的方式变了,情节的走向受限了,公爵殿下不能在月球轨道建基地了,不代表他们最根本的抉择会有不同。


我支持考据,我觉得考据是种态度,但考据不能成为故事的枷锁。没有人能掌握世界全部的知识,只是有些人掌握得多了一点,这种时候要么用浏览器塞不下的标签页和彻夜阅读疯狂弥补,要么试着避过。不了解的时候越是拼命去写,就越拙劣徒劳。


总之要开始写,一定要先开始写。不要用“我不了解xx国的法律”或者“我没去过xx生活”逃避。




当然我也会失败,我太容易失败了。没有失败就不会有这一大堆话,没有失败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


但我觉得继续下去是种天经地义。搞故事真的使我快乐,哪怕它有的时候真的是自虐,但它真的会让我快乐。


我可能会拒绝搞故事,但我不能拒绝快乐。


只能说不断、不断、不断的失败教会了我一些东西。我终于在傲慢中开始学会低头学习,低头努力,知道有些办法而非虚幻的天分本身能让我走得更快一些。


我希望它对与我面临同样困境的朋友而言,多多少少会有点用。


还是像昨晚那篇的最后,不管我的经验助益与否,祝愿大家永远前行。

由于一些毛茸茸的小错误,导致了章子和原图的不同_(:3」∠)_
不过章子的渣并不能掩盖太太原图的赞(๑•̀ㅂ•́)و✧
@质量守恒
(是这么@么…_(:3」∠)_)

荒河 长评

私心占个tag。

昨天半夜把荒河看完了,像个傻子一样把眼睛都哭肿了,到早晨也没好转。

最初只是看到大家都在介绍荒河,看贴吧里的姑娘极力推荐,一向不太敢看虐文,也没看过什么刻骨铭心的虐文的我起了好奇,然后在昨天的下午总算是鼓起勇气,直接看了荒河的终章。还没敢看过程。

……就像魔障一样。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哭着什么。

也许是看到叶修紧紧按住叶秋开始哭的,也许是在叶秋冲进手术室时候哭的,也许是看到最后,老韩再也没能拨通的电话和那首甜蜜蜜。

哭的断断续续,等会过神来,已经哭的不能自已。

……我在哭什么呢?

自己都不知道。

正如他甚至不知他的死讯和最后一个电话一样。

我后来缓过神来,戳开了番外。

嗯…怎么说呢?意料之内,又哭红了眼,重复着深呼吸。【以前都没发现自己原来泪腺这么发达啊……

他去了他的葬礼。

听不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不知他曾爱过的人。

拥着那小小的木盒,不知那一起埋葬的爱意。

我必须说这时荒河已经彻底打动我了,于是在半夜,把全文看了一遍。

但我差点坚持不到结尾,从看到一半就开始哭,一遍又一遍重复喊着: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只是没有意义地喊着。

或者是喊着他们的对话,然后就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文中有很多伏笔、照应。

老韩结婚前两人相拥入眠,叶修抵在他胸前。

像是疲倦的鸟兽终于找到了归巢。

像是绝望的溺水者终于找到广阔而温暖的土地。

而最后的最后……

他轻轻地笑起来,冰冷的木头抵着他的胸膛。

像是疲倦的鸟兽终于找到了归巢。

像是绝望的溺水者终于找到广阔而温暖的土地。

像是荒芜之河边留下的雨水的痕迹。

……

在这茫茫天地间,已找不到他的身影。像是雨点打湿了水泥地,转瞬没了踪影。

最让我难忘,而又刻骨的只是一句话。

“我,活过呀。”

只如此。

叶修能给韩文清的,留给韩文清的,是最温柔,也是最残酷的爱。

是他不会知道的爱。

——我们终将在茫茫天地间相会。

2015.8.6